匠心天津,柯尔克孜族驯鹰习俗

全场比赛结束,我鹰1比1圣徒。第77分钟,沃德-普劳斯推射将比分扳平。第87分钟,扎哈连吃两黄被罚下场。最终我鹰从圣玛丽球场带走一分。

原标题:匠心天津 | 天津人嘴里“náo鹰”的背后,竟然还有一项非遗......

图片 1

柯尔克孜族人与鹰,有着亲密的关系。千百年来,他们居住的地方被称为“猎鹰之乡”。在没有枪支的岁月里,人们驯服凶猛的雄鹰为自己捕猎,一只好的猎鹰可以养活一家人。过去,一只鹰的价格比一个柯尔克孜族姑娘的嫁妆还要高。养鹰也是一件奢侈的事儿。办一个驯鹰许可证要500元不说,这家伙每顿能吃两公斤肉,还得是新鲜的。

图片 2

前两天在重温《羞羞的铁拳》时

图片来自网络

曾经有一段时间,为保护野生动物国家明令禁止驯鹰。两年后,因为了解到驯鹰术是柯尔克孜族人千百年来的特有民俗,需要保护和传承,禁鹰令才解除了。柯尔克孜人与鹰恪守着一个约定:他们从不把这珍贵的猛禽连窝端,总是悄悄拿走那只最心仪的幼鹰回家驯养。

欢笑之余还发现了这么一个事儿

新年伊始,绿会就吉林市成立“鹰猎习俗基地”问题分别向吉林市政府和市委发函,希望当地政府关注猎鹰习俗对野生动物带来的严重后果,并提出3点改进建议,望对这一违反《野保法》规定的习俗作出合理合法改变。(1月7日澎湃新闻网)

驯鹰的柯尔克孜族人通常只诱捕雄性鹰驯养,2到3岁最佳,否则驯化难度大。

图片 3

“鹰猎”习俗在满族、纳西族等少数民族中可谓源远流长。其间,出现了许多职业训鹰人,称为“鹰手”。而训鹰人聚居的村庄,则谓之“鹰屯”。每到鹰猎时节,一人、一鹰、一狗,成为当时最常见的画面。当然,随着社会的进步,传统的养鹰、驯鹰早已不再单纯为获取食物,而是更多去享受“人鹰合一”的乐趣。

在为主人服役一到五年后,猎鹰将重返天空,获得自由——这是柯尔克孜族人与鹰的另一个约定。

他们干的介活儿,不奏似咱天津人说的“熬(náo)鹰”么!

之所以说是“人鹰合一”,还在于古时的“鹰猎”习俗注重对鹰的保护。譬如,训鹰人会恪守“捕鹰不杀鹰”的祖训,任何伤鹰的行为都会被视为“大逆不道”。再如,一旦把鹰养大,驯好,经过3个月左右的狩猎,一开春,但凡训鹰人都会把鹰放飞,让它返回大自然去传宗接代。而在此时,往往会出现“人落泪、鹰不飞”的场面。似乎可以印证,在传统的训鹰过程中,人和鹰并不乏“和谐”的一面。

一个出色的驯鹰人需要具备三种品质:爱好、稳重、力气。三者缺一不可。

介玩儿鹰熬鹰可是老天津人喜欢的东西,到如今已经很多年了。虽然现在不让个人养鹰了,但训鹰玩儿鹰的技能,还有这鹰具,却好好的流传了下来。

就这个意义而言,将历史上的“鹰猎”习俗简单划归于“陋习”,或许有待商榷。不过,靠“鹰猎”获取食物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,在野生动物保护蔚然成风的今天,显然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再去传承这类“鹰猎”习俗,更不用说以传承为名、行旅游开发之实的“鹰猎热”了。

捕鹰后为了消除鹰的野性,牧民们一般使用“熬鹰”的方法,一般鹰很傲不会吃人给的肉,驯鹰人就把它放在一根横吊在空中的木棍上,来回晃动木棍,使鹰无法稳定地站立,就这样连续数十天,不让它睡,鹰被弄得晕头转向,精疲力尽而摔倒在地。但就算摔倒了,也不要心疼它,要往它的头上浇凉水,使它苏醒过来,并且还不让它睡着。之后还要饿鹰,一般要把鹰饿10到12天,只给它饮点盐水或茶水,但不喂食物,鹰的脂肪熬得差不多了,身手才能敏捷起来。经过这一番打磨,鹰的野性大都能去掉,驯服于主人。

不是鹰倒就是我倒!

稍具动物保护常识的人都知道,鹰又名鸢,属隼形目鹰科。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可以看到,所有隼形目鸟类都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,且被列入了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》2009年鸟类红色名录。而“野生动物保护法”第六条更是明确规定,“禁止违法猎捕野生动物”。由此可见,捕鹰作为“鹰猎”习俗的首要环节,首先就为相关法规所不容。

柯尔克孜人把鹰分成三大部落,每个部落又分12个小部落,每个部落的鹰性格都不一样。有的平和温顺,有的脾气暴躁,有的身手敏捷……只有先弄清楚这些性格迥异的家伙,才能更好地驯服他们。

所谓熬鹰,就是利用各种各样的鹰具将鹰驯服,使它能按照主人的指令起飞捕捉野兔等猎物,而训鹰人使用的鹰具中最重要的一部分,便是鹰帽。

其次,“鹰猎”习俗的形成,无疑是以破坏鹰的自然生态环境为代价。事实上,无论是捕鹰,还是熬鹰,都是人与鹰的生死对决。在过往有关“鹰猎”习俗的画面中,不乏老鹰为保护雏鹰与捕鹰人惨烈搏斗,以及被“熬”之鹰不是啄人、就是一头撞死的场景。即便被放归之鹰,是否还能在自然界正常生存,恐怕也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捕回家的鹰先用芦苇管往嘴里灌水洗胃,然后将鹰架在驯鹰人的胳膊上连续5天5夜不让睡觉,消磨它的野性。只要鹰犯困,就用木棍敲它的头。这样还能让鹰逐渐适应主人,并最终产生依赖。几天后,让疲惫之极的鹰吞下用皮革裹着的肉,因为皮革不能被消化,转天就会被吐出,同时带出体内多余的脂肪,达到“瘦身”目的。经过3至5次的吞吐,鹰的体重减少一些时,室内熬鹰宣告结束。

图片 4

更关键的问题是,倘若按照某些地方的做法,将“鹰猎”习俗再度“炒热”,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捕鹰、熬鹰以及鹰猎活动中来,势必会对鹰的生存繁衍造成更大的伤害。事实上,前不久挡获的非法猎鹰者中,就有打着“鹰文化传承协会”招牌的人员在内。而满族“鹰猎”习俗2007年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未果,显然与此不无关系。

“熬鹰”过后还要“养鹰”。养鹰也有一套方法,驯鹰人把肉放在手臂的皮套上,让鹰前来啄食,饥饿许久的鹰见了肉便不顾一切地扑过来,驯鹰人则一次次地把距离拉远,而且每次都不给它吃饱。这样反复进行,直到鹰能飞起来,啄到驯鹰人手臂上的肉为止。喂鹰的肉也有讲究,必须是不含激素的鲜肉,各种动物的内脏也不行,脏肉、烂肉、有异味的肉都不能喂。

嘛玩儿?鹰还戴帽子呢?没错!说起这鹰帽介里面学问可大了!它可是咱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呢!

何况,随着时代的进步,“鹰猎”习俗更是有违“生态平衡”的理念。譬如,在现时人们的观念中,让鹰自由自在飞翔在蓝天,而非让人类攥在手中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“人鹰合一”。再如,弱肉强食,优胜劣汰,固然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,但若通过人为操控鹰去肆意捕捉山鸡、野兔等小动物,则有可能导致局部生态失衡。

在进行室外驯鹰前,要把鹰尾的羽毛缝起来,让它无法高飞;再用拴着绳子的活兔作猎物,让鹰从空中俯冲叼食。过些时日,把鹰尾线拆去,在鹰腿上拴根长绳,像放风筝一样在驯鹰人的控制下捕捉猎物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鹰就成了猎鹰。

这不,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鹰帽,我们特意采访了鹰帽制作技艺传承人于超,让他给大伙儿讲讲,这鹰帽的故事。

其实,始于获取食物需要的“鹰猎”习俗,早已日渐式微。即便在以“鹰屯”著称的吉林渔楼村,愿意子承父业的后辈也寥寥无几。用当地人的话说,也许用不了多久,“鹰屯将只剩一个名字”。应该说,“鹰屯”的消失,或许不利于“鹰猎”习俗的传承,但对于让鹰回归大自然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

过去,鹰为主人捕猎。现在人们不再需要猎鹰工作了。但柯尔克孜族人与鹰世代相袭的情断不了。驯鹰成了一种消遣、一种乐趣。只要鹰往臂弯那么一站,柯尔克孜男人的日子就过得带劲儿。就像草原上的汉子迷恋骏马,城市里的男人向往靓车。骏马、靓车和猎鹰,让男人的征服与驾驭欲望得以释放,使豪情挥洒自如。

v 请看视频v

事实上,并非所有的民间习俗都在传承之列,就如古时妇女缠脚、巫婆请大神之类。同样,在崇尚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今天,再去“热炒”鹰猎习俗显然并不明智。显然,对那些世代相传的训鹰人家,最好的出路,无疑是引导他们实现从“猎鹰”到“护鹰”角色的转型。如此,野生动物保护才能真正落到实处。

在现代社会,猎鹰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,牧民们仅把他们当作闲暇时的娱乐方式。但还是有一批一批的年轻人接过父辈手中的鹰,奔跑在空旷而深邃的山谷中,传承着古老的民族技艺。

最小众的“非遗”项目

说到鹰帽,可能大伙儿知道的非常少,但就是这么小众化的东西,玩儿精了也是门手艺!于超就是其中一位,在这个圈子里,提起他和他的鹰帽鹰具,就没人不挑大拇哥的!

图片 5

正在制作鹰帽的于超

提起怎么与鹰帽结缘,这也是一个机缘巧合。他最早是玩儿鹰,后来遇上了他的师父,也就进了这条道。这一干就是十多年。

图片 6

制作鹰帽的工具

这鹰具是鹰猎文化中的衍生品,鹰帽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。它在训鹰过程中起到稳定情绪,保留体力,为鹰提供安全感等作用。老一辈中流传下来的鹰帽已经不仅局限于工具层面,也蕴含着丰富的文化气息。

图片 7

想做好鹰具必须得先学会训鹰,先得和鹰交朋友。你了解它了,才能做好鹰帽。这也得要一定的天赋。

“我师父看我有这个灵性,所以开始教我。一开始我爱人不同意,觉得这个不是个正经事儿,后来我师父一趟一趟上家找,这才做通了工作。”

再难也得坚持

图片 8

说到其中的难处,于超有时候也挠头:“这里面难处太多了,最现实的,它确实是不挣钱啊。没钱拿嘛养家?我有好几次想说不干了。但我师傅总劝我,而且他后来说了一句话,让我坚定了信心。”

“宝贝儿你要不干,这东西可就没人干了,那不就完了么?”

我想也是,这么好的东西,我要是不干了,可不就糟践了么。一想到这儿,我也就咬牙坚持下来了。

图片 9

于超为了贴补家用,他除了制作鹰帽之外,还做一些小皮件,这对他来说一点儿难度都没有。

“会做皮件的,他不一定会做鹰帽。但会做鹰帽的,做皮件简直手拿把攥。所以我也会根据大伙儿的喜好,做一些皮件来卖。”

遵循老祖宗的技法

于超做的鹰帽,都是遵循着师傅的教诲,用着最古老的技法制作的。他觉得老祖宗的东西,我们应该好好地保护。

图片 10

于超制作的鹰帽,大到金雕使用的盔,小到隼用的小帽,做工精致,构思巧妙。一个鹰帽不同角度看过去,寓意都是不同的。有时候像金鱼,有时候像官帽。有意思极了!

图片 11

图片 12

图片 13

图片 14

“鹰具上的元素都是辟邪的,有各种寓意。比如象征着‘福’的蝙蝠、象征‘连年有余’的金鱼、能驱邪的如意等等,这些形象在鹰帽上都会体现出来。”

在我这手就是尺

制作鹰帽这可是个细致活,因为鹰有不同的品种,头部大小也有所不同,这就要求制作鹰帽时不能一概而论,鹰帽不能大也不能小,大了鹰帽会被鹰抓下来;小了又会把鹰眼磨瞎,所以要求非常苛刻。

图片 15

图片 16

图片 17

为了制作出既贴合猎鹰头部又不伤眼的鹰帽,制作时就必须要先测量鹰头的大小,但由于鹰的特殊性,这个步骤全靠手去测量,于超在这方面可倍儿在行:“一个好的鹰帽匠人只需要捋一捋鹰头就能算出鹰帽的尺寸,这靠的是日积月累的经验。”

几个月的缘分

玩鹰讲究的是“冬捕春放”,这也是遵从老祖宗的规矩。之所以只养这么几个月是因为到了春天鹰要回去繁殖,这也是为了让它更好地繁衍后代。

图片 18

如今由于政策原因,不允许个人养鹰了。但提起当年那些养鹰的时候,于超仍历历在目。

图片 19

“这个鹰待久了就跟自己家人一样,但肯定是舍不得,当年那会儿我放飞鹰的时候,它就在原地等着我。等我的口令让我喊它回家。但我只能头也不回的开车走人,不然我一回头心一软,备不住就给它喊回来了。

还有一次有一只鹰刚放完赶上下大雪,我又马上开车回去了,结果也没找到。希望它现在依然健健康康的吧。”

传承与发展

图片 20

图片 21

于超所获部分奖项

如今,随着鹰猎文化的消退,鹰帽制作也面临着传承方面的难题。

通过和于超师傅的对话,我们能听出来,他对鹰,对鹰帽有着很深的感情。即使遇上各种困难,他也愿意迎难而上克服困难。因为在他看来,老祖宗这么好的东西,不能丢在他这一辈儿。

希望通过《匠心天津》专栏,更多的人可以了解鹰帽,喜欢这门小众手艺。从而做到真正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。

文|聂鑫彤

编|王小开

审核|赵双

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转载请注明来源“天津市旅游局”(tianjin-tour)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本文由欧洲杯竞猜发布于2020欧洲杯足球投注,转载请注明出处:匠心天津,柯尔克孜族驯鹰习俗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